>

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经验

- 编辑:刘伯温开奖结果 -

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经验

作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的主要系列活动之一,以“绿色一带一路,共享沙漠经济”为主题的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将于7月28日至30日在内蒙古库布其沙漠召开。据论坛执行秘书长赵勇介绍,三十年来库布其绿化沙漠面积达6353平方公里,10多万沙区百姓摆脱贫困。

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执行秘书长赵勇:让治沙技术和机制创新扮绿“一带一路”

绿色“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经验

探讨“一带一路”国家治沙

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于7月29日在库布其沙漠绿洲上召开。据了解,全球唯一的沙漠论坛以库布其命名,选择在库布其作为永久会址,得益于当地治沙取得的成果。为此,论坛执行秘书长赵勇就科技创新和机制创新在库布其治沙中的应用分享了经验。

——从库布其模式看沙漠治理如何构建“共享模式”

图片 1

库布其每年都要进行飞播作业,年复一年的坚持,让沙漠焕发了绿色生机。光明图片

图片 2

如今的库布其水肥草美,吸引丹顶鹤翩翩而降。光明图片

 
  7月29日,世界的目光又一次聚焦中国库布其沙漠。以“绿色‘一带一路’:共享沙漠经济”为主题的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库布其举行。
  论坛上,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的300多位政要、企业家、专家学者就库布其治沙模式和中国生态文明建设、“一带一路”绿色经济合作、沙漠治理与消除贫困、绿色产业和绿色金融创新等议题展开深入研讨和对话,为世界荒漠化防治和可持续发展建言献策。
  绿富同兴、政企共赢、普惠全民:库布其模式为全球荒漠化防治贡献中国经验
  库布其蒙语意为“弓上的弦”,黄河为弓,大漠为弦。千年以来,这里赤地千里,飞鸟难越。
  在理念创新和模式创新的引领下,赤黄的库布其穿上了绿色盛装,昔日的不毛之地变身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库布其成为“胜利在握的弓弦”。
  库布其沙漠是我国第七大沙漠,30年来,当地政府、龙头企业、沙区居民紧密合作,绿化沙漠面积6000多平方公里。如今,这里的降水量显著增加,沙尘天气大幅减少,生物多样性逐步恢复,库布其因此成为全球第一个被整体治理的沙漠。
  在专家看来,库布其沙漠治理突破了以往简单依靠政府投入的传统思维,创新性引入了市场运作和利益共享机制,推进政府、企业、社会三方合作,探索走出一条绿富同兴、政企共赢、普惠全民的治沙模式,为全球的荒漠化治理贡献了中国经验。
  “库布其模式颠覆着人们对沙漠的认识。当绿色成为人类的需求,当生态成为文明的核心,当科技在高歌猛进的时候,沙漠不再被称为洪水猛兽,人类不再屈从于大漠的宰割,最终让我们认识到沙漠是人类可持续利用的资源,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和净土,人类要与沙漠和谐共生,这就是库布其模式向人类昭示的理念。”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吴海龙深有感触地说。
  中国是世界上荒漠化土地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分别占到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和六分之一以上,其中90%分布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防治荒漠化刻不容缓。
  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指出,近年来,在中央政府的统一规划和部署下,各部门和各地方政府持续加大对荒漠化防治与环境保护的科技创新投入,中国荒漠化治理取得明显成效,荒漠化的面积持续减少,程度不断减轻,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向“人进沙退”的转变,率先实现了土地退化零增长目标,为全球荒漠化治理树立了成功典型。
  “回顾这些年的治沙经验,有四个方面特别重要,一是加强对科学技术研究和集成技术的开发;二是加快科技成果的推广应用与产业化发展;三是不断完善防沙治沙技术及标准体系,制定防沙治沙的标准规范、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四是推进防沙治沙国际科技合作。”万钢说。
  治沙、生态、产业、扶贫四轮驱动:在治沙中致富,在致富中治沙
  在论坛现场,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分享了他的治沙故事。
  “在我的人生童年记忆中,有两个刻骨铭心的记忆:一是饥饿;二是沙尘。所以在我小的时候就有两个梦想,一个梦想是把门前的沙漠搬走;另一个梦想就是让人们不再饥饿。”王文彪说,正是这样的梦想支撑着他走上了漫漫治沙路,并在大漠深处扎根了30年,“30年白了头发,绿了沙漠”。
  正是这种朴素的情怀,引领亿利在库布其把治沙和扶贫紧紧结合在一起,而这也成为共享沙漠经济的重点所在。
  “把沙漠治理和扶贫结合起来,这是库布其治沙一个特别大的亮点。”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秉军指出,在治沙中库布其把富起来和绿起来相结合,治沙时更多地考虑当地牧民怎么办,怎么带领他们脱贫致富,为他们解决居住问题、收入就业问题、教育问题、生活水平的提高等问题,通过治沙和产业发展实现了与农牧民的和谐发展。
  在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看来,贫困和沙化互为因果,土地沙化既是生态问题,也是脱贫问题,防沙治沙必须服务国家战略,主动承担起生态惠民、促进精准扶贫的重要使命。
  “一方面要创造有利的条件,吸引吸纳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参与生态建设,为他们提供劳动岗位,增加劳动收入;另一方面要利用沙区的资源,最少量消耗水资源,科学适度发展特色种植业、生态旅游业等产业,促进沙区经济发展,带动群众持续脱贫,实现防沙治沙和农民增收双赢。”张建龙说。
  “30年的探索告诉我们,必须坚持规模化、系统化的沙漠生态综合规划治理,尊重自然规律、经济规律和产业规律,通过沙漠经济反哺沙漠生态治理,同时要创新,坚持持续的理念创新、机制创新、技术创新。”王文彪说,沙漠生态修复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只有创新机制找到生态、经济、民生的利益平衡点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互学互鉴、互利共赢:寻求荒漠化治理的全球合作
  荒漠化被称为“地球的癌症”,不仅是自然生态领域的难点,更严重影响全世界消除贫困、经济社会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目前全球荒漠化面积有3600多万平方公里,覆盖土地面积的四分之一。
  在这种背景下,如何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为引领,寻求荒漠化治理全球合作,成为嘉宾们热议的另一焦点。
  联合国荒漠化公约秘书处特别代表普拉迪普·梦噶指出,联合国土地荒漠化公约呼吁可持续管理土地,减少干旱,改善土地退化,要在技术创新和合作基础上,加大绿色金融创新力度,并且和政策整合在一起,才能把点连成线,形成应对荒漠化的合力。
  经过多年艰辛探索,库布其治沙成就得到国际组织的充分认可,联合国在库布其设立了“全球生态经济示范区”和“‘一带一路’沙漠绿色经济创新中心”,并正在向“一带一路”沿线以及全球荒漠化国家和地区大力推广库布其沙漠生态经济发展经验。
  当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荒漠化不容忽视,数据显示,“一带一路”沿线60多个国家中的十几亿人口长期饱受风沙之患。
  斯洛文尼亚前总统达尼洛·图尔克指出,“一带一路”的倡议对于世界发展意义重大。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态较为脆弱,要把中国沙漠治理的创新和经验向“一带一路”国家乃至全世界传递出去。
  “近年来,中国在绿色发展方面付出了巨大努力,中国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成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战略不仅让中国人民实现绿水青山的梦想,也有利于消除贫困,促进社会的繁荣。”希腊前总理安东尼斯·萨马拉斯指出,当前,荒漠化的挑战已经跨越了国界和政治,需要各国和各方共同努力合作来应对挑战,共建生态文明。(记者 李慧 高平)

赵勇介绍,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是落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一次重要会议,将围绕“绿色一带一路,共享沙漠经济”主题,交流探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荒漠化防治与合作、沙漠生态科技创新、绿色金融创新与发展、沙漠治理与消除贫穷等当前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重大问题,并形成成果文件。

库布其沙漠是中国第七大沙漠,是京津冀地区沙尘暴风沙源之一。据赵勇介绍,30年来,库布其沙漠所在地政府、龙头企业、沙区居民紧密合作,绿化沙漠面积达6353平方公里,占库布其沙漠1/3,使降水量显著增加,沙尘天气大幅减少,生物多样性逐步恢复,10多万沙区百姓摆脱贫困。这使得库布其成为全球第一个得到整体治理的沙漠,打破了沙漠不可治理的成见,被联合国授予“环境与发展奖”“全球治沙领导者奖”,联合国在库布其设立了“全球生态经济示范区”和“‘一带一路’沙漠绿色经济创新中心”。

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是联合国确定的实现全球防治荒漠化公约战略目标的重要手段和平台,2007年创办,每两年举办一届。2014年2月,中国政府批准论坛为国家机制性大型涉外论坛。十年来,论坛已经成为全球公认的交流治沙经验、技术以及探索国际合作的重要平台,也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理念及取得的巨大成就。

科学技术的创新、推广和应用是库布其沙漠大规模治理的关键。赵勇表示,沙漠治理面临的普遍难题是规模大,无从下手;气候条件恶劣,普遍干旱缺水;沙区基础设施落后,现代化作业难度较大;传统作业效率低下,植树成活率低等问题。为解决上述难题,库布其成立了沙漠研究院,建立了我国西北地区最大的种质资源库,设立了沙漠大数据中心,创新种子技术、土壤改良技术,研究成功水瓶种植法、水冲种植法、螺旋钻种植法、节水容器种植法等植树技术,建立了迎风坡造林技术系统。在库布其沙漠种树,不用铁锨,不用人海战术。种植一棵树,仅需十几秒的时间,成活率普遍达到80%以上,成本大大降低。

库布其模式被联合国肯定

机制创新是库布其治沙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赵勇强调,沙漠治理周期长,见效慢,需要有固定的机制给予长期保证。治理沙漠要考虑经济性,要遵循自然规律、经济规律和产业规律,遵循沙漠绿色经济原理,核心就是如何把沙漠的问题变成机遇,把沙漠的负资产变成能产生GDP的绿色资产。库布其创造了“治沙、生态、产业、民生”四轮驱动、平衡发展的沙漠综合治理机制,政府政策支持、企业产业投入、农牧民积极参与,把绿起来与富起来结合起来,把生态与产业相结合起来,把企业发展与生态治理结合起来,实现了各方共赢。

论坛永久会址所在地库布其沙漠是我国第七大沙漠,也是离京津冀地区最近的沙漠,更是全球第一个被整体治理的沙漠。三十年来,当地政府、龙头企业、沙区居民紧密合作,绿化沙漠面积达6353平方公里,占库布其沙漠三分之一,降水量显着增加,沙尘天气大幅减少,生物多样性逐步恢复。“库布其治理模式的优势一是体制优势,政企民合作整体治理;二是科技的作用,发明了气流法、甘草固氮法等技术,突破了治沙难题。治理前,库布其地区95%的老百姓当过乞丐。”赵勇说,“现在,10多万沙区百姓摆脱贫困。”

库布其治沙经验的宝贵价值在于将其推广到世界上广大荒漠化地区。目前,全球荒漠化土地面积达3600万平方公里,1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亿人口受到荒漠化影响。“一带一路”沿线的中亚、中东、南亚等地区均不同程度遭受荒漠化和干旱的威胁。赵勇表示,中国库布其治沙的成功经验,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可借鉴的成熟模型,应该为全球应对荒漠化挑战作出更大贡献。

库布其治沙成就得到国内外高度肯定,被联合国授予“环境与发展奖”、“全球治沙领导者奖”,联合国在库布其设立了“全球生态经济示范区”和“‘一带一路’沙漠绿色经济创新中心”。

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索尔海姆最近在访问库布其后表示,库布其沙漠生态经济的发展模式和实践经验,为世界上其他荒漠化地区和国家提供了宝贵经验,应该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步实施,广泛推广到非洲、中东、拉美等饱受沙尘肆虐的国家和地区,造福当地人民。

中国领先荒漠化应对

赵勇表示,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是一次承上启下的盛会,全球政要、科学家、企业家及媒体相聚库布其,在昔日的沙漠、今日的绿洲之上共商治沙大计,交流治沙技术和经验,将推动荒漠化防治走向“技术主导、模式主导、市场主导”的新时代,为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作出贡献。

国家林业局防治荒漠化管理中心履约与国际合作处副处长曲海华说,沙漠化是地球的癌症,也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对的生态难题。我国在世界防治沙漠化的发展中国家里处于领先地位,在2001年出台了全世界第一部防治荒漠化的法律《中国防沙治沙法》,实施了一系列重大工程,如退耕还林还草、天然林保护、京津风沙源治理、石漠化治理等等,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国家林业局每五年组织的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沙漠化面积比2009年减少了12120平方公里,平均每年减少2424平方公里;荒漠化和沙化程度也由重度和极重度,变成中度和轻度;沙区植被盖度增加了0.7个百分点,沙尘天气发生的次数减少了20.3%。

《中国科学报》 (2017-07-31 第4版 综合)

曲海华说,将治沙和治穷相结合,国家给责任、给优惠、给技术,形成当地政府必须治、企业愿意治、农民能够治的治沙模式,产生综合效益,是我国防沙治沙的特色,这也是论坛的主题。他表示,愿在防治荒漠化方面,特别是发展沙漠经济方面和国际社会共享经验。

本文由世界历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经验